“剧本杀”线上线下市场爆棚 推理小众游戏借综艺“出圈”成大众社交产品_启哈号
首页 > 娱乐
{/else}

中国创业网


TA的更多作品

“剧本杀”线上线下市场爆棚 推理小众游戏借综艺“出圈”成大众社交产品

“玩‘剧本杀’的朋友,你们平时都没工作吗?不然为什么休闲娱乐的方式,竟是从宝贵的周末休息时间里,专门抽出几个小时,就是为了跟一群陌生人开一下午的会!”最新一季《脱口秀大会》中庞博的段子,道出时下快节奏生活中,年轻人愿意耗费四五个小时来体验“剧本杀”的离奇之处。

可不管外界如何费解, “剧本杀”在线上线下市场都爆棚了,相关主题综艺常年火爆。作为“开山之作”的《明星大侦探》热播六年, “后起之秀” 《萌探探探案》依旧能够成为收视“香饽饽”,而上月新播节目《奇异剧本鲨》也“来势汹汹”。苹果商店,相关头部App“会玩”和“百变大侦探”分列社交类榜单的第10位和第19位。打开大众点评,上海相关商户高达1194家。昔日火爆的密室逃脱商家也改弦更张,做起“剧本杀”生意。而放眼全国,据艾媒咨询预计,今年“剧本杀”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.2亿元。

“剧本杀”作为新兴产物,其爆发式的增长势头,无疑为新消费创造想象力,成为资本竞相逐鹿的新赛道。然而,目前剧本导向把关不严、质量良莠不齐、实体门店监管缺失、专业人才稀缺,以及疫情带来的冲击,也透露出行业隐忧。只有直面这些问题,才有可能真正迎来“剧本杀”产业的高光时刻。

推理小众游戏借综艺“出圈”成大众社交产品

“剧本杀”在国内的走红,得益于一档差点被扼杀在选题会上的综艺《明星大侦探》。2016年,这档引进自韩国的真人秀,要求明星嘉宾通过在“案件现场”寻找证据,推理出真正的凶手。正是因为这档节目在国内的爆红,让一张桌子就能玩的“剧本杀”1.0模式,进阶到集纳服装、场景、道具等沉浸2.0模式。而对比韩国原版,《明星大侦探》降低了推理综艺的门槛,同时也带来轻松的喜剧氛围。这也让商家嗅到了“剧本杀”附带的社交属性,令其从海外推理迷的小众聚会游戏,摇身一变成为大众社交的沉浸式体验消费项目。

本质上来说,基于推理思考、动辄延续数个小时的“剧本杀”,确实与开会有相似之处。也有人将其视作融入角色扮演元素的进阶版卡牌游戏“狼人杀”。不过,随着其受众群体的不断扩大,“剧本杀”也从原本罪案推理的叙事框架和找出真凶的底层逻辑上,衍生出情感本、喜剧本、恐怖本等多种类型,以满足玩家的不同偏好。

随着市场的发展,一些优秀剧本甚至可以作为一个文艺创作来品鉴测评。专注“剧本杀”的B站UP主“阿茶聊剧本”就提到,在游戏机制之外,某剧本对每个玩家所扮演的角色都塑造饱满,甚至可以经由推理故事的层层展开,逐步感受到角色在不同成长阶段的性格变化,进而引领玩家感受到文化传承的力量。可以说,在众多年轻人体验“剧本杀”的理由中, “结交朋友” “体验人生” “过戏瘾”的优先级,已远超最初的“推理解谜”。

也正因如此,“剧本杀”模式正裂变出多种玩法。在上海新开业的1925书局,《追寻》《觉醒时代》《黎明计划》等一批红色主题“剧本杀”,成为拓展实体书店消费场景的新手段。而在成都的安仁古镇,有商家打出两天一夜近2000元的天价项目。除了常规的游戏外,主办方还安排摄影跟拍、戏剧表演、餐饮住宿等多种体验,“剧本杀”已然成为一种文旅融合的新产品。

井喷式增长VS关店潮,机遇与隐忧并存

“剧本杀”实体店井喷式增长,也源自其介于目前市场上线下娱乐两大产品——沉浸式戏剧与桌游店之间的运营定位。对比沉浸式戏剧,其不需要太多专业演员介入,只需提供剧本、服装、场地和道具即可开张,运营门槛和成本更低。而和桌游店相比,“剧本杀”同样的客单停留时间,单人均价两三百元的体验价格远超前者。年轻人线下娱乐社交需要更丰富的体验和更时尚的玩法,这就使得不少行业分析师颇为看好“剧本杀”,将其定义为创业“新风口”。

事实上,几年间,“剧本杀”的产业链也已经颇具规模:上游的剧本创作机构、发行商和中游的分发平台,以及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线下实体店、App和网络综艺几方互相勾连。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2021年上半年新注册相关企业达到3589家,同比增长294.4%。

然而另一方面,跟风投资的门店也关停不少。据闲鱼指数显示,今年四月平台上以“倒闭了”为理由转卖剧本、道具、门店桌椅等的数量,较上月增加了110%。由于剧本内容尚属监管空白,其中的凶杀、恐怖元素甚至是引导饮酒的内容,可能也会对年轻人造成负面影响。民生节目就曾报道过一位女性,因“剧本杀”剧情需要,饮酒过量昏迷就医的事件。可以说,机遇与隐忧正成为这一新兴业态急速扩张的一体两面。

新鲜感过去,盼行业规范为市场“淬火”

业内人士指出,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,在于“剧本杀”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剧本的内容和质量。眼下,爆发式增长的下游门店数量,使得上游内容创作成为稀缺资源。产能滞后自然带来剧本的良莠不齐。不少创作机构雇佣几个写手,带着剧本大纲就辗转于各个城市的所谓“剧本杀”展会。由于展会时间有限,买家往往只能通过机构提供的新剧本段试玩来下订单。更有甚者,一份提纲“预览”就能获得可观的收益。所以就出现了类似影视剧的“熟手代笔”的攒剧本模式,这就导致“抄袭”“翻车”的剧本横行。而为避免同质化竞争、留存拓展客源,不少店铺不得不放弃价格在数百元的批量盒装剧本,哄抬了所谓“城市限定本”“独家本”的价格。

而对于玩家来说“剧本杀”体验评价也趋于两极化。花费一下午打卡的“神作”很有可能“烂尾”。某个灵感来源于林觉民绝笔《与妻书》的剧本曾火爆一时,但不少玩家吐槽其后半部分文笔“崩塌”、机制“拉胯”、浪费了好题材。而在剧本质量之外,玩家体验也与DM(主持人)专业水平和同场玩家素质这些不稳定因素挂钩。再加上,对比戏剧与桌游的“回头客”居多的情况,谜底揭晓就丧失乐趣的“剧本杀”,使得顾客对同一剧本的消费多是“一轮游”。一旦新入场玩家的“打卡”新鲜感过去,“剧本杀”市场很有可能面临“退烧”。

为提升玩家体验,DM的规范培训正在多地展开。此外,不少创作机构通过引入影视行业编剧、推理网文作家入局,拓展并提升了剧本品相。另一边,《八佰》《流浪地球》《无间道》等具有市场号召力的影视IP都已授权出品“剧本杀”剧本。在电影业遭遇疫情冲击之时,转而投身“剧本杀”,是“自救”,也为这一新兴业态带来提质增量的可能性。更进一步,剧本杀行业协会即将制定行业标准,通过统一规范,呵护好这一新兴业态,让“剧本杀”告别“野蛮生长”,迎来真正的红利期。(黄启哲)


中国创业网